言—东方美学的再发现

2016.11.05-2016.12.31 上海市闵行区新镇路1399号宝龙大厦1F

艺 术 家程保忠、高茜、贾宽李百鸣李娜、李振秦艾魏久捷、徐华翎徐累谢天卓杨东鹰袁铭林曾健勇朱小坤祝铮鸣曾志钦

策 展 人:朱小钧

展览主办:言午画廊

展览开幕:2016年11月5日(周六)15:00


言—东方美学的再发现


“直言曰言,论难曰语”。这是《说文》中对“言”的解释。及至中国第一部词

典《尔雅》中的“雅”,也指向于接近“雅言”,意图给中国传统的文辞建立规范。在这个展览中,“言”指向于中国传统的再探寻,东方美学的再发现。我们试图寻找接续中国传统文脉的艺术创造,发现东方美学在当代的发扬和再生。真正的“传统”,其实从未离开我们,他生长在我们的骨血之肌,生发于我们的日常之间,生动在我们的薪火之传。

 

“不言”和“持午”两个概念来自佛法,他们组成这个展览有机相连的两个部分。

“如来说,一切法皆是佛法,所言一切法者,皆非一切法”。所谓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,其实可以作为一种艺术态度的隐喻——艺术家不必夸夸其谈,作品本身的诚实自然,就会表达,就能言说,就可以得到尊敬;“持午”是佛家的礼法之一,要求信徒“过午不食”,实质是强调保持平静的心态面对一切。“不言”+“持午”,意在观者只需看到作品,就能读懂艺术家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”的无声诗篇。

 

“爱美本能,是我们人人都有的。但感觉器官不常用或不会用,久而久之麻木了。

一个人麻木,那人便成了没趣的人;一个民族麻木,那民族便成了没趣的民族。美学的功能,在把这种麻木状态恢复过来,令没趣变为有趣。”100年前,梁启超先生在论文艺中说,中国的东方美学,其实就是重视东方趣味和精神人格的融合。

 

在中国传统的艺术观中,有着丰厚的审美趣味学说,今天,我们借用“言”,让

传统生发为现代的人文价值:“于空寂处见流行,于流行处见空寂”,这是构成中国人的生命情调和艺术情境的实相——从“言”出发,关照一个“东方美学”的世界,挖掘我们民族深处美的源泉,发现艺术家最自由、最充沛的“深心的自我”,看作者胸襟廓然,观万物自得其意。


沪ICP备16028967号